观望等待,二手房市场滑入平淡常态

2019-12-23  |  浏览次数 :

  本报记者 赵莹莹

  反复8个月后,李芳(化名)放弃了在猪年换房的打算,经纪人周伟(化名)最终也没能挣着这笔佣金。没“上车”的换房人,让成交链条不能由点成线。不出意外的话,2019年北京二手房的年成交量将在14.4万套以内,不仅总量低于2018年,月成交峰值也低于去年同期。纵观全年,观望与等待,是北京二手房市场的关键词。

  资金门槛困住换房人

  总结自己的2019年,李芳用了三个等字:等待房价下降,等待利率下跌,等待政策机会。“不等不行啊,手头的现金不够”。

  李芳属于有“卖小买大”需求的改善型购房人,名下有一套45平方米的一居室,想换成80平方米的两居室,以方便父母到北京小住。今年4月,躲过“小阳春”,李芳就开始有重点关注身边的两居室。头5个月,周边区域的二手房价格降得不算明显,从9月开始,经纪人隔阵子就能推荐一两套房源,一直到最近,每周都有低价格的房子挂出来。

  “我看了两套,业主倒是诚心卖,价格也能谈,可再看我的房子,价格也得跟着降。”李芳原本认为,小户型是较为抗跌的,可伴随着二手房价格整体向下,影响也波及到了她的一居室,换房资金依然不够。

  “房价虽然降了,可利率和政策都没放松,现在的首付对换房来说门槛依然挺高。”李芳说,身边有不少朋友和她一样,想换房却没法“上车”,只能选择继续等等看。

  “等着客户下决心”

  李芳没有换房,为她服务的经纪人周伟自然没能成单,更别提从中提成、拿佣金。

  “想换房却迟迟没换的业主,可不止一两位。”周伟苦笑着说。

  现在的他,与其说是二手房经纪人,更像是京津冀置业顾问,只要能成交,新房与二手房他一起卖。翻开他的朋友圈记录,从东二环到北五环,从张家口到廊坊、霸州,哪里有房子卖,哪里就有他的身影。多数时间,周伟在朋友圈分享的都是热卖、抄底、创纪录这些喜庆的字眼,可只有他自己知道,随时而来的常常是“劳而无功”的一天。

  “即便是老客户,也变得很挑剔。”周伟讲了个故事。有一位客户,首套房就是经他手买的,看了两次便爽快签了约。9月的一天,这位客户找到他说考虑换房,让他帮忙留意着点儿。“从9月到12月,一有合适的房子我就推荐,十几套下来,没一套看中的。”客户告知的理由,不是户型差、单价高,就是装修老、有租户。有一次,什么都挺合适,又说觉得太折腾,“客户在等房,我等着客户下决心。”

  今年市场整体更冷

  有人说,2019年的二手房市场复刻2018年,呈现出先扬后抑再扬的走势。然而,比较成交数据后,记者发现,2019年的市场要更冷一些。

  从成交量看,今年不如去年。从峰值看,今年卖得最好的月份是3月,网签16051套;2018年卖得最好的月份是5月,网签18096套。从波谷看,同样是2月卖得最差,今年只网签6091套,比去年少1270套。

  从持续时间看,今年的“小阳春”明显更短。2018年3月到5月,北京二手房市场走出一波小高潮,月成交量从11156套到18096套。而今年,仅出现了3月一个月的短暂回温后,成交就见放缓。

  “对改善型客户来说,市场选择多了,六七百万元的预算,新房也有不少,这么激烈的竞争是过去没有的。”周伟透露,现在小户型业主开始降价,有一套60平方米的房子,业主刚从339万元调到325万元。

  “每到年关,总会有业主着急变现而降价卖房,因此才有年末小高峰之说。虽然今年降价业主比去年多,幅度比去年大,但效果并未更好。”周伟坦言,目前的回温只是市场的正常波动,也许适应平淡才是未来经纪人的基本素质。

返回目录

下一篇:没有了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