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年人都红光照脸

2020-08-06  |  浏览次数 :

  就算是季季好评的《向往的生活》,它的模式化叙事、人设固化,也让不少观众开始吐槽。

  对普通餐厅来说,菜色好基本上就成功三分之二了,但对综艺来说,菜是次要,“人”才是重点。

  不光是丝巾大户,且深谙当代公主的精髓:头发要蓬、皇冠要大,低下头也不能掉。

  见谁都先彩虹屁开道、“过年话”收尾。年轻人都漂亮,老年人都红光照脸,唯独中年人黄渤,成为她夸奖路上的一道坎。

  即使身上有那么多担子,她在节目里背一直挺得很直,看起来是很板正、很要强的人。

  不仅如此,她还多次询问王彦霖身高,每次都像初次询问一样,感叹一番,再夸奖一句:

  如果不是用心感受到老人们的状态,将自己的感觉与老人共情,一个东北大汉真不至于哭成这样。

  Sir可不是故意拉下他,毕竟他是“忘不了餐厅”的老员工了,不能归到“新人”里。

  瞪着大眼睛问老人过去的英姿,当老人忘记她名字的时候还会噘嘴撒娇,却一点也不惹人厌烦。

  在与平常人相处时他就细腻体贴、尊重人,何况这次是更敏感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。

  即使字根本没对,他也感谢了小芬姨的努力,然后趁所有人不注意,悄悄把字给改了。

  录制中,家属也成为隐藏嘉宾,不光全程跟着,而且到节目组处理不了的时刻,他们也会出现安抚老人。

  其实孔奶奶的老伴早在十几年前已经过世,只是她的记忆停在了老伴还在世的时刻。

  她老伴以前是排球教练,个子很高,所以她才会对大高个王彦霖格外感兴趣,多次询问他的身高。

  这里他用的是“扔”字,这个语气,不是赌气,而像是怀疑自己被家人卖到这里,还带一点不能在外人面前发泄的愠怒。

  王彦霖专门负责“打岔”,当老朴刚问出“我怎么在这了”时,王彦霖就开始打太极。

  先是缓兵之计,再是转移话题,然后适时开个玩笑,没几句就把老朴逗得哈哈大笑。

  并且,这季老人工作后在宿舍的生活状态、家属的处境也被记录,更加全面地展示有认知障碍病患家庭的状况。

  楼梯的台阶面上贴上织物的防滑垫,让老人能分清台面与踏面,也能在万一摔倒时有个缓冲。

  实话实话,Sir一开始看到这场景,以为只是节目组的噱头,是为了让明星体验辛苦闹笑话的设置。

  一开始还很拘谨,但被孩子“使唤”了两次后,立马像变了一个人,温柔地给孩子撕肉。

  全球认知障碍最多的患者来自中国,然而国内病症漏诊率却高达70%以上,67%的老年患者被确诊时已处于中晚期,大部分中轻度患者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,即使被确诊也并未获得积极正确的治疗。

  但,在笑过之后,如果能让观众思考一下现实,或者更进一步,对特殊群体消除偏见、科普疾病,是不是更有意义一点。

  在Sir看来,只要这一题材存在,节目组只要保持初心,静下心来,不是以它哗众取宠。